阿C今天填坑了吗

个人屯文地|常驻阿尔达,托老钻戒坑百合安利随时有售|热衷搞冷门|个人原创也有│最近回坑Fate


费费、芬熊和三芬的情敌,Nerda我的嫁,Ana、Eär我的娶。

抱歉占tag
求助lof,想知道钻圈或者中土坑有没有什么周边参加cp23的
过两天就删

操。




明明都觉得无知无觉,也做到无知无觉地过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有这样的事。

目测第一轮白羽复仇成功,摊牌被父债子偿,宅牙索博携手晋级

中土萌战应援

OOC警告⚠️
我流Nerda:
早年热情开朗,坚定勇敢,眉眼英气,看起来却毫无咄咄逼人的感觉。理工系,户外系,雕塑锻造是强项,爬山下矿是常事。与友人结伴出游时总是大家的小队长,口齿伶俐又善于倾听。高,壮,红头发。(男装大佬xd)
婚后渐渐地把精力分给家庭,帮费费打理产业,也帮费费协调与茵迪丝芬熊他们的关系。涉足宫廷的过程中性格更加深沉稳重,更加显露出调和与平衡的能力。生育孩子消耗了她大量的力量,不再如当年那样有能力和费费一较高下。发色渐渐加深转为棕色,开始以明智著称。
后期和费费的矛盾积累,在处理很多事务方面意见分歧越来越大,无法忍受费费的不听劝和占有欲,遂分居。回到原来的家居住,更加内敛(变宅了(bushi),花更多的时间在沉思上,被称为“智者Nerdanel”。依然牵挂着孩子们。
诺多出奔时前来劝说费费采取更理智的做法,一番争执后不欢而散。天鹅港事件后迅速团结起第一家族选择留下的精灵并作出积极诚恳的回应,带领他们渡过那段比较艰难的时期。后来与自己的追随者形成了独立出来的一个新的家族。
最终与费费和解但没有复合。

旁友们给我们亲爱的Nerda一票吧!!!如果奶蛋出线,凭投票截图私戳我每三个抽一位点梗,中土限定任意角色任意cp,每周一更绝对不鸽!!!

她就站在那里,骄傲,坚定,线条刚硬有如刀削斧斫出的雕像;而她眉宇间是柔软的理解和包容,如同绸缎、羽毛、又厚又暖的垫子;披风猎猎如火焰般围绕在她身边。她是石,是水,是火,是蓬蓬勃勃的生命。她是Mahtan之女,是Feanor之妻,是七位Feanorion之母,是诺多王室第一家族的夫人。然而此刻,我全然意识不到她是女儿、妻子、母亲或是身居高位的贵族。我只知道,她是Nerdanel,是Istarnie,是我们衷心敬爱的领导者。她不是一个角色或一个身份,她是生命本身。我带头单膝触地向她行礼,我的老师,我愿追随您直到世界尽头。



一个旧稿。
求大家给诺婶一票!!!奶蛋那么好——你们看看她啊——

老实说我对萨莫萨一点了解都没有(不管是月球ver还是音乐剧ver)……但是影法师太太的莫扎特老是让我想到牙口,那种感觉真的好像……

咳咳,还有老崔看起来像二梅和大梅的结合体……但性格非常不像……

我依然想念你,我感到孤寂,我思念有你在身边的日子。

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无论发生什么,无论靠拢还是远离。

即使如此,我想念你。

真……真的没人……吃……剑贝吗……I mean,呆毛搞小贝的那种,就是,贝卿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完全处在被支配地位的辣种……

关于cp口味的无聊东西

不定期更改和添加

Fate系列:过激呆毛左(即使是与男性结为恋人也是吾王攻!!),小莫左,刷子右,贝蒂右(贝崔除外)(想日小贝);闪恩,帝二世(不吃幼帝二世),剑莫亲情向only,兰高>高兰,枪弓(想日阿恰)
侏罗纪:Blue左不逆
宝钻:蘑菇左,费费左,诺婶左;5F可拆不逆,喵口鸟王不逆
红楼梦:宝黛钗三角形三边都成立党,钗黛赛高,我永远喜欢颦儿.jpg,凤平超好吃!(凤攻不逆)

对bg的车略有抵触,bl车最舒适
几乎一切亲情友情师生情同学情赛高
百合大法好(但挑剔)

#19天#里贺天和红毛那条线我看着就是特别难受,特别别扭……那种对自尊的打击和碾压我真是够够的……

嗯,还有,对于人物的喜爱(ooc)程度有时会体现在洁癖程度上(_(:з」∠)_我发现我不再是那个吃什么都行的宝宝了),比如呆毛(严重洁癖!),比如诺婶。尤其是对于女性角色,会体现在对于攻受的强烈执念上(爱她就让她做攻什么的……)
不过当然不是绝对的,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嗯,我也希望王得到幸福。一方面是国富民安的幸福,另一方面,作为【人】的幸福,不是少女的幸福,而是事业有成家庭和睦的中年父亲的幸福啊!

我流呆毛过于ooc了……

妹子男装是好文明!!!!私服和铠甲都是,但是为什么这么冷_(:з」∠)_

对枪呆有一点不满是…………胸太大了…………虽然圣枪可以放光炮但作为枪骑兵那么大的胸真的是累赘吧…………

能不能给战斗系的妹子多穿一点………………壮一点………………胸小一点………………

呆毛其实也是后宫(百合)王吧……:正宫王后,第二梯队王姐和太太,第三梯队凛和樱,非要往下发展伊利亚也可以呢(。)更别说圆桌乃至卡美洛都一群王厨……(士郎:是我输了)

堆段子again

(一)关于父亲

        我们抬着父亲。
        父亲的身体烫得像炭火。
        父亲的眼睛里有种非尘世的、过于尖锐和夺目的光。
        我们就在这样的目光里复诵那疯狂的誓言,内心变得狂热,无条件追随他的意志。
        后来我意识到,直到最后一刻,父亲其实还在怨恨我们没有与祖父站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我们间接使他失去了父亲,而现在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父亲。
        我的手指被灼伤,宝钻像父亲一样烫,父亲像宝钻一样烫。

(二)关于母亲

        刚抵达中洲的那些时日,他们谈论着父亲、宝钻、复仇和终将到来的胜利,谈论着这陌生而野性的辽阔土地,谈论着功业与繁荣,他们不谈及母亲(母亲和家乡一样被抛在脑后);后来战事连连失利,辗转漂泊,罔顾一切地追求生存和宝钻,他们沉默而凶狠,稀少的话语中只有惨淡的生活和指向弱者的刀剑,他们不谈及母亲(或许是不敢);当最终七个只剩下两个时,他们在暮色和深夜,用已干枯的柔软词语回忆母亲,如同回忆一个过于宁静和朦胧的梦境。母亲即是家乡,不是大能者威临荫庇的西方之地,不是繁华富足的提力安城,不是纷争时起的诺多王庭,是乳白色雾气里清亮的童音和温暖的臂弯,是生命之初美好的纯真,是只有一次、再也不会回返的过去。
        当他们思念母亲,我们就可以听见,结局的脚步正在靠近,尽头触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