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C今天填坑了吗

个人屯文地|常驻阿尔达,托老钻戒坑百合安利随时有售|热衷搞冷门|个人原创也有│最近回坑Fate


费费、芬熊和三芬的情敌,Nerda我的嫁,Ana、Eär我的娶。

关于cp口味的无聊东西

不定期更改和添加

Fate系列:过激呆毛左(即使是与男性结为恋人也是吾王攻!!),小莫左,刷子右,贝蒂右(贝崔除外)(想日小贝);闪恩,帝二世(不吃幼帝二世),剑莫亲情向only,兰高>高兰,枪弓(想日阿恰)
侏罗纪:Blue左不逆
宝钻:蘑菇左,费费左,诺婶左;5F可拆不逆,喵口鸟王不逆
红楼梦:宝黛钗三角形三边都成立党,钗黛赛高,我永远喜欢颦儿.jpg,凤平超好吃!(凤攻不逆)

对bg的车略有抵触,bl车最舒适
几乎一切亲情友情师生情同学情赛高
百合大法好(但挑剔)

#19天#里贺天和红毛那条线我看着就是特别难受,特别别扭……那种对自尊的打击和碾压我真是够够的……

嗯,还有,对于人物的喜爱(ooc)程度有时会体现在洁癖程度上(_(:з」∠)_我发现我不再是那个吃什么都行的宝宝了),比如呆毛(严重洁癖!),比如诺婶。尤其是对于女性角色,会体现在对于攻受的强烈执念上(爱她就让她做攻什么的……)
不过当然不是绝对的,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嗯,我也希望王得到幸福。一方面是国富民安的幸福,另一方面,作为【人】的幸福,不是少女的幸福,而是事业有成家庭和睦的中年父亲的幸福啊!

我流呆毛过于ooc了……

妹子男装是好文明!!!!私服和铠甲都是,但是为什么这么冷_(:з」∠)_

对枪呆有一点不满是…………胸太大了…………虽然圣枪可以放光炮但作为枪骑兵那么大的胸真的是累赘吧…………

能不能给战斗系的妹子多穿一点………………壮一点………………胸小一点………………

堆段子again

(一)关于父亲

        我们抬着父亲。
        父亲的身体烫得像炭火。
        父亲的眼睛里有种非尘世的、过于尖锐和夺目的光。
        我们就在这样的目光里复诵那疯狂的誓言,内心变得狂热,无条件追随他的意志。
        后来我意识到,直到最后一刻,父亲其实还在怨恨我们没有与祖父站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我们间接使他失去了父亲,而现在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父亲。
        我的手指被灼伤,宝钻像父亲一样烫,父亲像宝钻一样烫。

(二)关于母亲

        刚抵达中洲的那些时日,他们谈论着父亲、宝钻、复仇和终将到来的胜利,谈论着这陌生而野性的辽阔土地,谈论着功业与繁荣,他们不谈及母亲(母亲和家乡一样被抛在脑后);后来战事连连失利,辗转漂泊,罔顾一切地追求生存和宝钻,他们沉默而凶狠,稀少的话语中只有惨淡的生活和指向弱者的刀剑,他们不谈及母亲(或许是不敢);当最终七个只剩下两个时,他们在暮色和深夜,用已干枯的柔软词语回忆母亲,如同回忆一个过于宁静和朦胧的梦境。母亲即是家乡,不是大能者威临荫庇的西方之地,不是繁华富足的提力安城,不是纷争时起的诺多王庭,是乳白色雾气里清亮的童音和温暖的臂弯,是生命之初美好的纯真,是只有一次、再也不会回返的过去。
        当他们思念母亲,我们就可以听见,结局的脚步正在靠近,尽头触手可及。

故事应当有一个解释,一个回答。
我应该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认知。
【她们】交织在这【故事】中,不可分割。
而在【她们】和【故事】之间,还掺着一个【我】。
找到自己的标准,找到自己的判断,给故事一个属于我的解答。
我想这应该就是这个系列诞生的缘由吧。
(当然最初只是为了多一点女孩子相关的粮ww)

Just laugh

谜之脑洞:
emmmmmmmmmmmmmm
二梅梅没妹妹瞒妈妈卖梅梅买妹妹

存梗

傻爸爸Mahtan给女儿穿错了衣服,穿的是芬威给小费费订制的庆典上穿的袍子(诺婶的母上是裁缝,还是迷妈妈的学生)。因为太好看了,Nerda非常喜欢,从此对男装产生兴趣。马爹每次总是一边谈生意一边带女儿,一大一小最后玩够了回家的时候,袍子已经不新了……麻麻只好再做一套,并罚父女俩面壁思过。

诺婶少年时常穿男式的衣服,且毫无违和感。

N年后,大家都重生了。一天玩真心话大冒险,Findis姐姐抽到“ 右手边五位男士穿女装 ”,右手边是费费,芬熊,宅熊,牙口,三芬。第二天大家惊讶地看到费费穿了一身干练的“男装”,但费费说不是,因为胸口有海绵垫,这是诺婶的衣服。


费费诺婶婚后,有一段时间费费审美极其酷炫,“打扮得像公孔雀”,而诺婶一向走简洁干练朴素风格。“他可能是我喜欢的一切中最花哨的那一个了。”


【随手摸】来点FN!

CP:费费诺婶(顺便说不仅是宝钻BLcp,连FN这种在我脑内也越来越谐了23333)
   

      “Feanaro,你又算错了。”Nerdanel揉着自己的眉心,用笔敲着草稿纸上重重圈出来的那一处——一个不容易发现却相当愚蠢的错误。

        “哼,小错而已。至于你,Nerdanel,永远只会用这样毫无技巧性的麻烦办法。”Feanor反唇相讥。自从他们的关系越发亲密以来,红头发的姑娘对他的称呼就从恭恭敬敬的“殿下”“学长”变成了“Feanaro”,甚至开始在互相检查卷子的时候嘲讽他。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Feanaro先生!你只是不肯花点时间好好补一补而已,换句话说,是懒。”

        “哦?那你,Nerdanel小姐,如果头脑不像这块榆木一样坚硬的话,你为什么要固守那一种最初级的方法呢?以你的话说,不肯花时间动脑思考,也是懒。”

        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在别人看来简直毫无浪漫可言:做题,讲题,在工坊里探讨锻造和雕塑,徒步越野,登山,攀岩,在岩石之下开采矿藏。而且他们一起学习的时候几乎没有大多数小情侣之间的甜蜜气氛,常常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只要对象选得巧妙,情侣变兄弟只要一秒。”

       然而他们反而对这种明里暗里较劲又同时互帮互助的关系乐在其中。这边Nerdanel在雕塑比赛中击败Feanor夺得冠军,那边Feanor又在宝石制作上把Nerdanel甩在后面,至于金属锻造,两人你追我赶不分伯仲的局面已经好几年了。至于两个人捧着奖杯心里有多高兴,那就是旁人无法分享的喜悦了。

        ——呜呼,学霸情侣,所向无敌。

        再说实际上他们时常互送一些手制的小礼物,甚至是各自在灯下皱着眉头斟酌词句——嘘,写情诗呢。

       

嗯感觉自己比较容易喜欢上那种冷静自持温和的男性角色,比如芬熊、雪山(偏偏都是这种容易让人心疼的),再就是喜欢那种乐观热忱、永保希望又无私的,比如小熊(啊果然我已经是熊家粉了吗!)。

小姐姐们的话,挺拔坚定、勇敢刚强、肌肉结实的会特别加分。

啊啊啊啊我超喜欢小熊芬熊和雪山——他们真好————《群星的叙事》里面那个芬熊太让人心疼了……

(等等我过去是特别喜欢费费的吧)


随便说说

我不喜纷争,不愿参与。世界很糟糕,知道这个就行了。

希望是没什么用,不过我也没有别的什么了。对我个人而言,感慨无益,丧气亦然。做好当下的事,我猜,应当可以算是为世界做了贡献。

既然我是个“活在梦里”的无药可救的家伙,那就让我继续怀抱“希望永存”的信念,继续相信世界总有一天会变好,继续在我的世界里走我的路吧。几年没有变好,那就十几年,几十年,一百年。这里不好,就向其他的方向走。Keep well-being.

毕竟,我也没别的什么好做了。

#少年爱人#

其一

        “Anaire!”
        她回过头来,笑意温和。丰沛黑发束于脑后,漆黑眼眸玲珑剔透,鼻梁挺拔面容光洁,脊背笔直如白杨,蓝色长裙在踝边荡漾。
       她与我之间隔着一整条林荫路,那么远啊。秋天宁静澄澈的空气是连绵的玻璃山脉,我拉不住她的手,来不及告诉她那些鸢尾花、山百合、蕨草、清泉和月光如何长满了我梦中的山林,来不及告诉她我倾慕她的才华与学识,倾慕她的温润和坚定,倾慕她那与星空同在也与尘世同在的风骨和情怀。
       我怎么敢。
       但我一定会说,因为即使我此时微笑离开她也必会追问。而在我开口之前,让这一刻稍稍长些,天啊,面对爱人,身为工匠的我只是个蹩脚诗人,亲爱的,莫要笑我。
        风起,整条路的银杏都在低语,天气好极。

其二

        画上的Nerdanel眉睫栩栩,我真能画得这么好?她相貌并不出众,但眼中光彩熠熠灼灼,这样的人物更难刻画。
        我难以相信她会向我表白,这样一个卓越的、骄傲的姑娘!学院中数学、锻造这些男子擅长的科目她几次在考试中拔得头筹,登山攀岩下矿井于她也不在话下,高挑强壮的她似乎生来就是为在探索和创造的领域开辟天地的。Nerdanel从不缺少优秀的追求者,她却一直一视同仁地拒绝,再一视同仁地变成他们的好兄弟。
        身为她的友人之一,我知道她虽然时常表情严肃,对待学业和工作一丝不苟,但性格其实相当温和,不太计较得失,待人真诚而热情。但我不知道这如火的热情中,竟有一部分【专门】给予我。她灵魂中深邃的那一面,我不能说是懂得。
        可那日我为何不拒绝?
       大概对于她的心之归处,我未尝没有过希冀。

(一个Nerdanaire的试水。我起初只是想苏一把Ana和Nerda而已,嗯。)

2018.6.22更新

Nerdanaire: 只有一些关键词:银质的胸针和额冠,蓝如深邃晴空、银线绣边的裙,浓密乌黑的卷发,山岩雕琢的镇纸,墙上的钟,史书和诗作,寄往远方的信件;阴云覆压的灰色天空,石质的山麓,高山上的低草地,褐色的皮肤,几点雀斑,束起的铜红长发,石锤,山中的矿脉,阴雨天在帐篷里读信。
在博物馆的古生物骨骼和昆虫化石边相遇,在海边谈论地质学、天文学、历史和诗歌,谈到坚定不拔的力量,谈到蓬蓬勃勃的生命,谈到远方。
(最初写于2017年)

续:远方来信

亲爱的Anaire:

        因为今天一直下雨,所以信纸潮乎乎的。下雨天没法出去勘探,太泥泞了,只能猫在帐篷里,我正好可以做些整理工作,当然还有给你写信。近来收获颇丰,我们离发现大矿脉好像越来越近了。我采集了不少样本,还有几块不认识的化石。我打算等天晴就把剩下的部分挖出来,一并给你寄回去。随信附上这几天画的写生。山地的风景美极了,你一定会喜欢的,我多希望你也在这里呀。下次去信可能晚些,我们打算沿着矿洞再向里多走一段,你不必担心。一个月后返航,祝一切顺利。

                                                                     你的Nerdanel

前段时间那个掐架啊……钻圈好像还真是每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发生掐架之类的事…………习惯了,反正没我的事。

说真的我(作为一个越发挑剔的读者)有的时候也会觉得tag底下的确有些无趣的东西,but又没有非常直接的硬伤╮(╯_╰)╭认真思考和无脑跟风从气质上来看区别还是挺明显的吧,而且标签化、一提起某个人物就是那几件事翻来覆去地倒腾这种问题也是有的。不过既然大家把lofter作为一个平台来交流和分享,都有强烈的表达欲和交流欲,自然会有各种不同层次和水平,而且好多时候毕竟也只是图个乐子,我理解。无论如何,不要停止努力和进步。

啊啊差点忘了一点:拜托把名字写对啊😂😂,我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个“Meadhros”了………………(严肃状敲黑板)

坦诚一下我存在的问题:懒惰,磨叽,拖延症,这是最大最严重的毛病;严重的CP脑,按着自己的脑洞跑而罔顾原著,以及由此而来的OOC(所以大家都别信我写的脑洞,以原著为准啊!)。还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毛病:逆反心理,热门人物、CP如果刷多了(尤其是都是一个套路的时候)会烦,所以始终在奔向冷门区域,奔向无人之地……至于为什么没有见到产出,参见最严重的问题。

鼓捣这堆东西出来主要是因为看到连包子都被波及到了……包子小天使难道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而且包子这几年来进步很明显啊……

总之,都收收戾气(吵个什么劲啊喂!)。希望大家保持开放、包容、建设性的心态,好好阅读,学习,理解,进步。